679体育网

竹溪新闻门户——欢迎进入竹溪新闻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在线投稿
新闻中心视频中心乡镇频道部门频道
文艺频道信息超市理论频道大美竹溪 健康频道网友社区旅游频道民生频道
新闻热线: 0719-2729868 广告热线:0719-2729868
朝秦暮楚地自然中国心
当前位置:>网友社区>小说

流水村

时间:2017-07-10 10:18

生花

位于古河对岸的流水村是这片大陆最神秘的村落,传说这个村子的人都非常朴实,找到他们,跟他们生活一段时间就可以学会他们的美德成为圣人。很多人都想要去到这个神秘村落去游览,人们坚定地相信,在那里会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靠古河的对岸是一片森林,郁郁葱葱,据说这里的树一年四季不掉叶子也不开花结果,就这样绿着,一年又一年。而流水村就在这片伟大森林的后面,不过,也只是据说,从来没有人看见流水村的人走出来,冒冒然闯进去的人也从来没有出来过。

阿桑是年轻的木匠学徒,他长得魁梧,一头黑油油的头发乱蓬蓬的,从远处看,阿桑就像一棵小树。听师傅说,阿桑从小就被父母丢弃了,就扔在古河的河水里,万幸的阿桑被一块浮石挡住,哭声惊动了在古河附近打水的师傅,师傅慌忙用拾到的一些桑树枝丫缠成捞子把阿桑救了上来,所以,阿桑就叫阿桑。有人问阿桑以后想做什么,阿桑嘿嘿一笑“不知道,师傅让做啥就做啥呗。”阿桑的师傅是一位干瘦的老人,他以前是木匠,在一次意外中被拦腰砍断的树干砸折了一条腿,自阿桑能自己出工始,师傅就再没有做过木匠手艺。人们都很尊敬这对师徒,常常坐在师徒俩做的椅子上聊天,又在他们做的床上睡觉,总之,这个小镇上的人们的起居生活总也离不开这对师徒。

“母亲,不要!不······”少女又一次从梦中惊醒,这已经不止第一次做这样奇怪的梦,她浑身湿透了。

“琪琪,怎么了?”闻声而到的母亲敲门然后进屋走到少女的床边,轻轻搂住少女。

“母亲,又是那个奇怪的梦,已经三天了。”琪琪惶恐又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母亲一脸心事,双手还在不住地抚摸着孩子的后背,被噩梦惊醒的缘故,琪琪的后背都湿了。母亲一下一下的轻拍着琪琪的背,和很多母亲哄自己的幼子睡觉一样,拍一下背,抖一下腿,就这样重复又重复着,她望着屋里昏黄的灯,不知不觉,琪琪已经十八岁了,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已经第三天了吗?”“距离族长的期限就剩一天了,如果还是如此,就……”母亲自言自语一阵子,望了望怀里的孩子,琪琪已经睡去,眼角还有一些没擦净的泪水,这位母亲叹了一口气,擦去女儿眼角的泪,整理好女儿的床铺,安顿好出门,她纤弱的手不自觉的关门大力了一点,门“嘭”地一声关上了。

阿桑用力挥动斧子,一下子把一棵成年人的腰一般粗的树干劈成两半,得意的叫了一声远处的师傅,师傅斜眼瞟了一下,然后就又躺在草地里睡着了。紧接着阿桑又劈开了几棵树。

“嘿,阿桑!”邻村的老无赖看见阿桑在砍木头,大叫,八成又想从阿桑手里骗点木头当柴火。

“啊?”阿桑大声回应着。老无赖快步走过来,一脸谄笑“叔本来想着今天上山打柴的,可是一不小心把腰给闪……”一侧身,又小声问“你师父呢?”阿桑憨笑指了指他的后面,原来,师傅听见老无赖的叫声知道这老家伙又来骗自己的憨徒弟,就站到老无赖的后面,一支手抬起,当老无赖转头过来时,一巴掌已经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老无赖的脸上。

“你一大把年纪了,怎么一点脸也不要,前些日子拿的床板还没给钱,今天又来骗阿桑给你打柴出力气,识相点,不滚还挨打!”说着又举起手,阿桑忙拦下师傅的手,推着老无赖走了。

晚间,老无赖用热水敷着脸,悠哉地躺在床上,家里油、米都有,就缺点柴火,他可不着急,还哼起小曲儿了“天上神仙不想去啊,地上无赖生活好啊,凡事不用起大早啊,自有蠢货来操劳啊…….”外面“啪”的一声响,老无赖立刻起身。

“哎呀,阿桑,你简直就是活神仙、活菩萨…”

“叔,您可别这么说,我是个后辈,应该尊重您,况且这点忙也不叫个啥。”

“你这孩子,哎,你师傅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

“嘿嘿,其实师傅也是怕我吃亏,但是真的不吃亏的。”

老无赖摆摆手,也不留阿桑吃饭,就把阿桑送出了门,阿桑说“叔,下会有啥忙还找我,别见外,还有,不要告诉师傅。嘿嘿。”

“这傻货,怎么教都教不会,再这样,我就得吃大亏。”师傅数着阿桑打回来的木头,明显数目不对,眼睛一转,火气就上来了。

“母亲,已经第四天了,看来这次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琪琪可怜的望着母亲,“为什么别的孩子都不会这样,我却一直会有这种毛病呢?”母亲望着琪琪的脸,欲言又止。当钟声响了12下,母女俩同时咯噔了一下,紧接着族长的人就到了,一把把琪琪从母亲的怀里拉出来,再顾不得什么同族之辈,两个人拉着琪琪就去了族长的厅堂。

族长的厅堂是整个村子最神圣的地方,因为在这里惩处过很多犯了戒的族人。

二十年前,族人杰西刚刚成年与同村人打赌寻乐,被族人举报,杖责50并赶出村子。

三十年前,族人海菲儿因为涉嫌带领外族人员越境,被杖责致死,尸体扔出村子。

……

许许多多的案例一幕一幕的在琪琪脑中闪过,也几乎从认字开始就被要求熟背族规,琪琪深知这里面的恐怖。族长的大厅是金色的,琪琪被带进来,跪在金色的地砖上,阵阵凉意,仿佛在这里被处死的罪人们一起拉着自己不许自己离开。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琪琪,据你的邻居反映,你已经连续四天被吓醒,快些交代你所犯罪行!本族长可以考虑从轻发落。”

“可是…可是我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族人的事啊。”

“看来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交代了,来卫士。”

卫士上前,按住琪琪,琪琪根本无力反抗。

“琪琪,根据族规,对你杖责20,赶出流水村,永不许你回来,就在外面感受尔虞我诈的世界吧。”

琪琪跪着的腿突然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凉凉的地上,除了对母亲的不舍有些许难受外,多的竟然是释怀。

阿桑照常到古河边砍树,他喜欢河对岸绿油油的树,同样向往对岸神秘的流水村,如果能够和那里的人们学到美德成为圣人,那将是多么好的一件事情啊,试问有谁不愿意成为圣人呢?

阿桑就这样想着,笑着。突然被一支手抓住了小腿,阿桑吓得一激灵,往河中看去,一名娇弱的女子就躺在河里,阿桑慌忙将女孩救起,当他抱起女孩时不禁被女孩的容貌吸引住了,那是怎样的一张脸,白皙的面庞加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水泡过的皮肤素面朝天,让人怜爱。叫了两声,女孩没有回应,阿桑的脸红了,红扑扑的,他背着女孩回了小镇。

流水村,“族长,琪琪呢?您可千万不要把她流放掉啊,她那么小,一定经受不住外面世界的黑暗,她会......”“咳咳,琪琪妈,不是我说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我让你不要跟那小子打赌,你非要赌,如若不然,现在你可幸福着呢。”琪琪的母亲一脸惆怅,“这一切,莫不成都是报应?”族长不耐烦的打断了她,“哎!不要再想了,还有当年打赌之事,切不可再提起,佛祖保佑,可算把那祸害送走了!”说罢,大摆一下衣袖离开了琪琪家,独就琪琪母亲一人。她拄着腮,思绪乱飞。

“什么?杰西,你要出去!这可不行,这是犯戒的,万万不可!”

“你听我说,咱们都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

“打住,我告诉你,流水村是这世间最美好的地方,再没有任何一处地方能够比得上这里!”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不如你跟我打个赌。”

“随你怎么赌,你输定了。”

“打赌很简单,让孩子在外面的世界成长也一定能够做一个好人。”

“不可能!外面的世界是恐怖的!”

“所以你自动弃权咯?”

“这不叫弃权!是你一定输!”

“那就开始打赌!”

“好,你说怎么赌!”

“村子里的人们是不会愿意让我把孩子带出去的,所以只能让我带走你的孩子,等到我出去会带一个外面的孩子给你。”

“这怎么行!那是我的亲骨肉,我可不能冒这个险!”

“所以你输了!”

杰西大笑而走,偏偏这种嘲笑是对人莫大的讽刺,她不愿受到任何人的嘲讽,尤其是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嘲讽,有那么一刻,她想,她深爱的男人一定可以善待自己的孩子。终于,她拉住了他。

那天夜里,她辗转反侧,蜡烛灭了又重新点燃,她在夜里惶恐,从床上到院子里,看着空空的摇篮,她不安的踱步,慢慢的来到了族长大厅。

“嘿!你醒了?”浓眉大眼的阿桑吓到了琪琪,琪琪本能的抱住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

“你是谁?我在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一连串的问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应该先回答你哪一个了。”

“吱”一声,门开了,师傅从外面进来,“你是对岸来的吧。”

琪琪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这你别管,我问你一点事。你们村还有一个叫君儿的女子吗?”

“那是我母亲。”

师傅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很快回复了平静,丢下一句“那我知道了,你的后背被打伤了,得好好养着,有什么需要跟阿桑说,他会照顾你的。”转身出了门,阿桑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捡回来的姑娘,挠了挠头,憨憨的笑了“你需要静养,有啥需要叫我就行,我叫阿桑,你呢?”

“琪琪。”

“真好听!”

“谢谢。”

琪琪躺在床上,起初,她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吃饭前阿桑都会把她扶起来,然后喂给她吃,琪琪会防备阿桑,她认为外面世界的人都是坏人,“如果你不吃饭会更严重的。”琪琪心想“吃不吃都是死,还不如吃了呢。”就这样,琪琪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吃下去了,然后奇迹般的没有死,然后顺其自然的吃了好几十天的饭,伤势好了很多。

待到琪琪能下床,阿桑就开始去长时间做活了,通常是阿桑出去,琪琪在家做好饭,师傅虽然不怎么跟琪琪说话,但能看出来,师傅其实不那么讨厌琪琪。

“族长,求你了,让我把琪琪找回来吧。”

“哭哭啼啼的闹什么?琪琪自己犯了戒就应该受罚。”族长压低声音“何况,她又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何苦呢!”

琪琪娘突然擦干眼泪,有些怨毒的望着族长“二十年前我就错过一回,让我失去了我最爱的男人和我的孩子,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做那样的傻事,如果你不让琪琪回来,我就把二十年前的事捅出去,让大家明白!”

“我确定你是疯了,等着,我这就让人找琪琪去,有一点,琪琪一定要付出一点代价才能回来!”

阿桑和琪琪坐在屋顶。“阿桑,你说这个世界上有坏人吗?”

“当然有啦,不过我还是相信好人多。”

“那你见过坏人吗?”

“我不知道,反正我身边的人都特别好,以前吧,我就特别想去流水村,听别人说去了那里就可以变成圣人,回来受人尊敬。”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流水村的人也是坏人呢,你怎么办?”

“呃,这个还真没想过,不过就算流水村有坏人也是正常的吧,师傅跟我说这个世界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存在的。”

“也许吧,那你明天想吃什么,我现在去准备。”

“明天咱们吃河虾吧,咱们现在就去抓!”

“好哇好哇!”

当天晚上,琪琪又从噩梦中惊醒,她梦见自己的母亲恶狠狠地把自己扔进了河里,一边大喊“你不是我的女儿!”

“母亲!不要...不要...不要啊。”

“嘿,琪琪,醒醒,醒醒,做噩梦了吧。”

琪琪一头冷汗地看着阿桑,一把抱住他,仿佛这样才能踏实,阿桑轻轻拍拍琪琪的背,端过手里的热水,“给,喝杯热水,安神的。”看着阿桑的微笑,琪琪似乎不那么害怕了。

师傅慌慌忙地从外面跑进来,“快走,你们快走!”

“怎么了师傅?”

“别问,快走!”

“嘭”地门被推开,两名穿着铠甲的大汉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男一女,男的很庄严,女的很慈祥,“不要走啦,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们的。”

琪琪瞪大了眼睛,“母亲,族...族长。”

阿桑把琪琪挡在身后,师傅一直低着头,那名慈祥的女子一直望着师傅。

“你们是谁?为什么闯进我家里来?”

“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这种坏人说话的余地。”庄严的声音不给阿桑任何回环的余地。良久。

“你说的不对!我在我自己家里待着,你们闯进来,你们才是坏人!”

“哈哈,这是我这些年听过的最有意思的话,居然有人说流水村的人是坏人,哈哈!”

“流水村怎么了?我师傅说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人,谁都会做错事!”

“哦?杰西,你就是这么教你的弟子的?”

师傅低着头,双拳使着劲,好像做了一个特别重大的决定一样,他猛地抬起头“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固定的好坏!流水村也一样!”

二十年前,杰西抱着君儿的儿子逃出了流水村,过河安顿好之后出去摸鱼被卫兵带回了村子,“杰西,你可知道擅自出村有什么后果吗?”

“逐出村子。”

“看来你知道,明知故犯,可恨。既然你那么向往外面黑暗的世界,我便成全你!”

就这样,君儿看着杰西的一条腿被打折,看着杰西出了村子,她没有机会去打听自己儿子的下落,更不敢告诉族长自己的儿子是被杰西带走,那样,杰西会没命的。君儿放生大哭,她开始后悔,后来,她向族长汇报自己的儿子已经夭折,希望抱养一个孩子时,族长说“有待商议。”

两年后,“君儿,从古河划过来一个水盆,这些外面的人简直坏透了,就把孩子放在盆子里准备淹死,被卫兵救回来了,族长说你正好要领养一个,就托我给你送过来了。”

君儿望着盆子里的女孩,水灵灵的,一点也不像弃婴,她抱起孩子,后面被硌了一下。细细一看,原来是一块银质狼牙,君儿认识那是杰西的物件,顿时眼泪湿透眼眶,嘴里直念叨“他还记得,他还记得......”

“杰西,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跟我回村子接受制裁改造,然后降格成劳奴。二、就地处死!”

阿桑一把把师傅拉到身后,“你们有什么权利说处死人就处死人!我师傅是好人,谁也不许杀他!”

“背叛流水村的人都不是好人!”

“那你杀害我师傅你也不是好人!”

一大群人围住了阿桑家的院子,“阿桑!在家吗,发生了什么事?”

“我就看见好几个人追着老木头回来的,你看,鞋都跑掉了一只,肯定有事!”

“咱们把门踹开吧!”

族长微微笑着看着大家,“乡亲们,我是流水村的族长,今日前来是处理本村的一些小事,惊扰了大家,还望多多海涵。”

听闻是流水村的人,还是族长,大家立马变得客气,“哪里哪里,既然是处理家事我们也不便打扰。”说罢要走,阿桑大叫“乡亲们,他们说我师傅是坏人,要处死我师傅!”

“啊?族长,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咳咳,是这样啊,杰西,哦,就是你们镇的木匠,他是我们流水村的逃奴,犯了戒,我们怕他在这里危害一方,现在要带他回村子里,至于处理,我们自己商议。”

阿桑一下打断族长的话“他说谎,我师傅不是坏人,他们才是坏人!”

老无赖钻了出来,“我不知道什么坏人不坏人啊,反正阿桑这个孩子是不会说谎的,你们既然不是我们镇的人,也不管你们是不是流水村了,赶紧走吧。”

“就是就是,我们家的家具都是阿桑师徒给做的,他们不是坏人!”

“对,他们不是坏人!”

现在一旁的君儿冷笑了一声,“什么好人坏人,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好坏。”

“母亲,你怎么了?”

“琪琪,我没事,母亲就是突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没事。”

族长还处在尴尬之中,卫兵还拦在门口,乡亲们也在做进一步的僵持。

“哈哈哈,反正我已经活了这么久,也终于意识到了一些东西,现在死也并不是什么亏损的事,阿桑,你过来!”

阿桑听话的走过来,“你听着,师傅再教给你一个道理,这个世界。好和坏没有界限,看你自己深处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立场,我今日注定是达不到一个两全的结果,就这样吧。”说着一下冲到卫兵的刀前,“唰”的一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君儿近乎怒吼,她想告诉阿桑一些什么,但还是没有再说下去,“琪琪,族长,今天我也要做一个了结。”琪琪冲过去抱住了君儿,“母亲,不要!”君儿抹了抹眼泪,一把推开琪琪,“走开,谁是你母亲,你本就是我捡来的,我养育你纯粹是为了排遣我丧子的寂寞,现在我也不寂寞了,你一个下等外界人,根本不配做我们流水村的人。”琪琪惊呆了,眼泪无知觉的流了下来,梦境成真了,梦真的成真了,说罢君儿也冲着卫兵的刀冲了过去,倒下来的时候正好抱住了杰西,琪琪接受不了事实的冲击,也想结束自己的生命,阿桑一把抱住了她,良久,乡亲们最终没有保住杰西,流水村最终没有保住秘密。

“母亲,父亲今天给我讲故事了。”

“哦?讲的什么呢?”

“从前有一个培养圣人的村子,叫流水村... ...”

“那你相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个村子存在呢?”

“当然不相信,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圣人。”

责任编辑:陶 冶 竹溪新闻网编辑部:0719-2729868
上一条: 流泪的树
下一条: 抬石头
【竹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竹溪新闻网"、"来源:竹溪论坛"或"来源:今日竹溪"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竹溪新闻网注明"来源:XXX(非竹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2729868 0719-2722699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
热点专题
图片新闻

59558PICDub_1024

59558PICDub_1024 拷贝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网站团队 - 人才招聘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数字报订阅
电脑版 触屏版
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2722699 E-mail:jrzx2699@sina.com 
电话:0719-2729868 E-mail:jrzx2699@sina.com 
地址:十堰竹溪城关北大街 鄂ICP备08105734号 鄂新网备1007-0002

鄂公网安备 420324021001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