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体育网

竹溪新闻门户——欢迎进入竹溪新闻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在线投稿
新闻中心视频中心乡镇频道部门频道
文艺频道信息超市理论频道大美竹溪 健康频道网友社区旅游频道民生频道
新闻热线: 0719-2729868 广告热线:0719-2729868
朝秦暮楚地自然中国心
当前位置:>网友社区>小说

等待

时间:2017-06-26 09:01

月上柳畔

盛夏的天空受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影响,低气压笼罩着,似乎将低空的气流固化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个季节,天气变换无常,清晨还是艳阳高照,忽忽的一阵风过,浓密的乌云如凶神恶煞从西边的天空咆哮而来。天如同帷幕拉下,变得昏黑起来。轰隆隆的雷声夹杂着闪电由远而近袭过半边的天空,没有多久,雨便由着自己的性子哗哗下起来。

刘韬独自一个人蜗居在陈旧的宿舍里,室友们这两天都已带着行囊回到各自的家乡,等暑假一过去往新的工作岗位,迎接新的生活。唯独只有他如新生的弃儿等待着好心人收养。他索性将被子拉过头顶,蜷缩着身子躺在凌乱的床铺上,外面的世界仿佛与他无关。

他一直不明白,学校为什么在毕业分配的问题上给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如从云端跌落到半空,让他上下不沾边地漂浮不定。他竭力地想着这四年的大学生活中点点滴滴的过错与缺失,怎么也找不出自己在毕业分配上挫败的原因。他的学习成绩是优异的,他明白自己是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大学生,父母辛辛苦苦把他养大挺不容易的,因此他在各个方面都以一种积极的姿态面对来之不易的大学生活。他对同学是谦逊的,对师长是尊敬的,并以高水准的毕业论文对四年大学生活进行了完美的诠释。然而,造化弄人,在毕业分配的问题上,他只能用“无助”解读自己的困惑。

外面的雨在唰唰地宣泄着,从没有关严的窗户边冲进了一丝丝凉意,室内的空气变得更加潮湿,更加压抑,令人窒息。刘韬心烦意乱地想着,他干脆掀开被子,冲进了雨幕之中,真的想让犀利的雨洗尽他内心深处的无奈。

雨水淋湿了他单薄的衣身,模糊了他的双眼。刘韬感觉自己的精神有些恍惚。朦胧间,他依稀看见父母瘦瘠的背影在雨中徘徊,他们的肩膀上背着沉甸甸的包袱在泥泞的路上蹒跚着走着。刘韬竭力地想看清楚,然而瓢泼的雨让他无法睁开眼睛。他连忙加快脚步向前面若隐若现的背影追去,除了雨幕不停地在风中摇摆,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不是刘韬吗?”刘韬忽然听见身边有人和他打招呼。这时候,刘韬才回过神来。

辅导员撑着雨伞,有些吃惊地看着他。辅导员赶忙把刘韬拉进伞里,看刘韬魂不守舍的样子便猜出他的心思。

“走,跟我到宿舍去。”辅导员一半命令一半怜爱地对刘韬说。

到了宿舍,辅导员让刘韬换下湿透的衣服,这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有些瑟瑟发抖,虽然现在是夏天,刘韬感受到由外到内心的冰冷。

“刘韬啊,你这样折磨自己有用吗?我知道你对工作分配的问题想不通,学校还没有决定你的分配去向,干嘛这样沮丧。大不了就是回原籍工作,那也不是天塌下来了吧?只要你有能力,到哪你都是有用之才。”辅导员中肯地说。

刘韬面无表情地低着头,任凭辅导员怎么说话他依旧是一声不吭。其实,辅导员对刘韬在工作分配的问题上也有点不可思议,本来说好了留校工作的事,不知道校方怎么突然间变卦了。不过作为辅导员,他也只能劝刘韬想开些。辅导员安慰了一些时候,叹了口气走了。

外面的雨停了,太阳从云端翻了出来,空气愈发有些闷热。刘韬想来想去还是理不出头绪,他不由地想到了女朋友琳琳,或许琳琳可以帮他从混乱的思绪里拯救出来。

此时,他想能帮他留在省城工作的人,只有琳琳了,确切地说,琳琳的爸爸是唯一可以帮助他的救命稻草了。

傍晚,刘韬在省银行的大门口等着琳琳下班。好不容易等到五点半,琳琳和几个同事边说边笑地走出来。

几天不见,琳琳愈发显出城里姑娘应有的时尚和美丽。白皙的脸透着红晕,黑色的头发在发梢间染了若隐若现的桃红。高挑的身材,白底淡雅的兰花上衣,黑色笔挺的裤子,高跟鞋。一身流线的曲线,显得婀娜多姿。

刘韬远远的看着琳琳,有种自卑的感觉。他有些纠结,本来打算好想说的话忽然间觉得无从说起。他隐隐地察觉到琳琳的变化,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当琳琳看见他的时候,眼睛里突兀出意外的表情。琳琳和同事告了别,然后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走到刘韬面前。刘韬感觉到这一丝丝的笑意里多半是勉强的味道,他有种忐忑不安的预感。

“刘韬,我们出去走走。”琳琳的话语已经没有曾经的娇柔多情,似乎有种想解脱的平淡。

两个人虽然是肩并肩走着,之间的距离是显而易见的,不像以前如胶似漆地勾肩搭背,近乎如刚刚相识的陌生人。

“刘韬,这些天一直没有和你联系,真的不好意思,你工作分配的事,我和我爸说了,他也解决不了。”琳琳平静地说,但是从她的表情里不难看出,琳琳不像以前那样在意刘韬的感受。

“没事,我预料到了。”刘韬苦笑地说。

“是吗?你能理解那就好,还有个事……算了吧,还是不说了。”琳琳好像还有什么想说。

刘韬这个时候已经释然了,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说吧,我现在什么都能承受住。”

琳琳问道:“你和一个叫上官云的女孩是怎么认识的?”

“上官云?”刘韬感觉琳琳这样的问话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反问道,“怎么?你们认识吗?”

琳琳不回答刘韬的问话,依旧问:“你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刘韬对琳琳的追问有些莫名其妙, 为了打消琳琳的疑虑,他就把他和上官云认识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

“你对她的感情怎么样?”琳琳一直问下去,似乎发觉刘韬有什么隐情还没有说出来。

刘韬对琳琳这样的问话有些反感,这些天他的心情本来一直就很压抑,琳琳不间断的提问让他感到愤懑。

琳琳看到刘韬的脸色有些难看,她微微一笑:“刘韬,我爸为什么不愿意帮你找人在省城安排工作吗?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琳琳说这些话时,刘韬发现她的眼里有些湿润了。 原本气愤的情绪落了下来,他茫然不知所措。

说到上官云,刘韬的心里很清楚,上官云曾经给他的感觉是美好的,有一段时间可以说是一种无以言表的牵挂。年前放寒假,刘韬在火车站偶然碰上上官云,上官云为他在小饭馆送别。平时不喝酒的上官云,出乎寻常地喝了一点白酒,半醒半醉地依靠在刘韬的肩膀上走出了小饭馆。当时,刘韬有种幸福的感觉,他打心里是喜欢上官云的。

上官云后来在母亲淑敏强压下,和她不喜欢的高干子弟沈强谈恋爱。如果把谈恋爱这个词用在上官云和沈强身上是不确切的,因为上官云根本就不喜欢沈强身上那种轻浮的官二代特有的凌人傲气,虽然她也出生高干家庭。所以他们之间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况且上官云还是在校的学生,思想单纯,他们的人生观大相径庭。而沈强却是顺着父亲沈建飞铺好的路在商场上顺风顺水地驰骋着,他随心所欲地索取着他喜欢的一切。他相中了上官云,也迎合了上官云母亲淑敏门当户对的思想,所以得到淑敏大力支持,而这正是上官云非常苦恼的事。

其实,她真正的喜欢是刘韬,不仅喜欢他的帅气,更喜欢他身上那种质朴和积极向上的气质,虽然刘韬只是个山里出来的穷学生,但是爱情的火花已在她的心里蔓延。他们从相逢在学校的篮球比赛,有一年的时间。虽然是两情相悦,却一直珍藏在各自的心里。只是这种情感没有得到母亲淑敏的支持,因此,上官云为此苦恼,刚好碰上刘韬,两情相悦,却又不能在一起倾诉,她在刘韬面前,借酒浇愁,以其表白心中的苦闷。

那天晚上,上官云依靠着刘韬从小饭馆出来,刚好碰上沈强带着一帮朋友路过。沈强看见眼前的一幕,他感觉颜面扫地,怒火中烧,狠狠地揍了刘韬一顿,虽然这以后刘韬断绝了和上官云的联系。可这给刘韬在后来的分配工作得到不公正的待遇留下了无法挽回的后果。 沈强通过他父亲的人脉关系极力给刘韬制造麻烦,并通过关系结识了琳琳的父亲,竭力诋毁刘韬,这才让琳琳的父亲下决心让琳琳断绝和琳琳的往来。

再说琳琳,其实已经知道这一切,但是她想从刘韬口里亲耳听到事实的真相,虽然她内心是不情愿这样的事实发生。然而,刘韬竟然承认了他和上官云曾经有过的感情。他没有回避琳琳所问的每一句话。但是他坚决否认琳琳父亲说的他脚踩两只船,他和上官云的感情是在认识琳琳之前发生的,之后没再联系过,事到如今,他以自己的真诚表白事实的真相。

琳琳听了刘韬话后,没有再问什么,惨淡地说了声再见, 低着头一个人走了。

刘韬独自站在空荡的广场上,夏日的晚风轻轻地吹过他零乱的头发,刘韬此时感觉凉爽了很多。他抬起头,一只孤雁张开翅膀缓缓地向南飞去。

第二天,刘韬收拾好行囊,不再等待,返回了久违的故乡。

责任编辑:陶 冶 竹溪新闻网编辑部:0719-2729868
上一条: 独游
下一条: 流泪的树
【竹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竹溪新闻网"、"来源:竹溪论坛"或"来源:今日竹溪"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竹溪新闻网注明"来源:XXX(非竹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2729868 0719-2722699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
热点专题
图片新闻

59558PICDub_1024

59558PICDub_1024 拷贝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网站团队 - 人才招聘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数字报订阅
电脑版 触屏版
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2722699 E-mail:jrzx2699@sina.com 
电话:0719-2729868 E-mail:jrzx2699@sina.com 
地址:十堰竹溪城关北大街 鄂ICP备08105734号 鄂新网备1007-0002

鄂公网安备 42032402100114号